2020-10-23 13:40:31 來源:增益集運 責任編輯:張威威
核心提示:報道稱,去年,日本法庭在一審中,要求劇場必須對末廣大知為後台承受的工作壓力做出補償。今年二審,法庭也為他在表演工作上沒拿薪水下判,指出無論是彩排或者表演都屬於勞動範圍,進一步要求劇場賠償185萬日元。

增益集運10月23日報道 外媒稱,日本舞台表演活動蓬勃,大小劇團不下500個。然而,由於沒有勞動法保障,屬於自由職業的劇團演員大多生活貧困。近日,日本首起劇團勞資官司就揭露,日本有舞台演員每天三餐只能以麪包充飢。為確保這些拮据的藝術工作者獲得生活保障,日本法庭日前指出,“表演藝術也是勞動的一種”,呼籲當局必須為舞台演藝制定最低薪酬。

據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網站10月22日報道,日本前舞台演員末廣大知(34歲)起訴Air Studio劇團,申訴他在劇場工作8年形如奴隸。在這段時期,該劇場非但未支付他任何表演費,更讓他肩負後台的體力勞動,每月僅支付他6萬日元(100日元約合人民幣6.36元——本網注)的低薪。有關報道稱,該劇場的經濟狀況不算差,每年平均有90個對外演出;但是,劇場經營者卻以“表演是興趣”為由,拒絕支付給演員基本薪酬。

報道稱,末廣大知自小熱愛舞台表演,2008年戲劇專科畢業之後就加入劇團當演員。那年,22歲的他對舞台生活充滿憧憬,然而,夢想與現實不一樣。

他説:“最初的五年,我一分錢也沒拿。後來,劇場除了讓我演出,也調派我負責後台工作,每月才給我6萬日元。我每天在劇場裏勞動超過12小時,還經常為了準備隔天的舞台道具等雜務熬夜。因為薪水很低,只能到便利店買100日元三個的麪包當三餐。”

據報道,末廣在2016年離開劇場,他提出訴訟要求劇場支付1100萬日元的勞動賠償。去年,日本法庭在一審中,要求劇場必須對他為後台承受的工作壓力做出補償。今年二審,法庭也為他在表演工作上沒拿薪水下判,指出無論是彩排或者表演都屬於勞動範圍,進一步要求劇場賠償185萬日元。

凡註明“來源:增益集運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